新加坡任重道远的特委会

18-01-11 11:30:16 联合早报网

0

成立特选委员会与否,通常在议员辩论后口头表决即可。但新加坡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昨天(1月10日)在本月国会来到休会前最直截了当的最后一个程序时,突然要求在场议员记名投票。坐在媒体席上刚听完约三小时辩论的我,一时间竟弄不清背后的所以然。

把反对声音记录在案,一般是工人党提出的要求,用以强烈表达自己在某些政策上坚持的原则。但工人党昨天在辩论中只字未提,尚穆根却在执政党已占绝对优势的议事厅中执意要记名投票,难道是为了反过来将工人党一军?大屏幕上公布表决结果前的45秒倒数,让人不禁猜想工人党议员会作何表态。

当表决结果出现在大屏幕上时,一切临时引起的悬念顿时消失:在场80名议员、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一致通过提案,无人弃权或反对;国会将设立10人特选委员会,研究蓄意散播网络假信息的问题。

如此一边倒的表决结果,反映的不仅是面对蓄意散播的假新闻,产生政治分歧的空间不大,而是恰如尚穆根要求记名投票时所言,假新闻的问题事关重大。(只是如此具标志性意义的辩论,11名发言议员中,官委议员都占了四名,反对党却全面“静音”,未尝不是另一种表态。)

也正因假新闻现象之严峻,这个由国会副议长、政坛老将张有福领导的特选委员会才更显任重道远。昨天的辩论中,多名议员异口同声指出,新加坡是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社会,未经查证的虚假信息可能挑拨族群之间的纠纷,威胁到作为新加坡经济发展先决条件的社会和谐。

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发言时也引用去年5月的调查数据,指每三人中有两人无法辨别网络信息真伪,每四人中有一人转发了信息后才发现消息是假的。

推荐:d'Leedon(丽敦豪邸)——城市新地标,周边美景一览无余!

放在网络渗透率和智能手机渗透率极高的新加坡,这意味意图颠覆新加坡社会结构或打乱秩序的外部势力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达到目的。特选委员会成立的目的,就包括研究散播虚假信息者的意图和背景,及新加坡应对网络虚假信息时应遵循的准则和采行的应对措施。

谢健平(马林百列集选区)发言时坦言,部分公众或许会把政府此举解读为限制言论自由,甚至认为相信虚假信息与否,决定权在于个人。

不过他指出,虚假信息对观点、宗教、种族和性别等其他自由可能构成的威胁,人民也同样会指望国家领袖认识到这点。迪舒沙(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也附声说,政府上周发表的绿皮书是针对“蓄意散播的网络信息”,而不是“禁谈严酷事实”。

面对网络虚假信息如此庞大而繁杂的命题,设立特选委员会当然不是唯一的应对途经,媒体通识理事会等机构也不遗余力提高公众的媒体素养。不过在公众教育的基础上,与虚假信息的对战已经到了全民皆兵的阶段,社会各阶层都必须通过对话,对课题有更深的了解和主导权。

邀请公众提出看法和召开公开陈述会,是特选委员会可采用的途径之一。尚穆根在列举特委会的职权范围时,表示无意过于狭窄地规定特委会该通过哪些形式搜集看法,以及是否需要提出立法等。这样的“开放式命题”虽然意味特委会可以尽情发挥,但在这个无边际的考场上,人人都是考生。

80名议员、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一致通过提案,无人弃权或反对如此一边倒的表决结果,反映的不仅是面对蓄意散播的假新闻,产生政治分歧的空间不大,而是恰如尚穆根要求记名投票时所言,假新闻的问题事关重大。


关键词:新加坡,特委会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