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觅食 新加坡百种可食用植物

17-03-27 10:23:11 联合早报网

0

尝过罗比梅果酱吗?

这不是昂贵的进口果酱,也不是外地才尝得到的美味。

罗比梅(Rukam Masam)在岛国多处都能找到,只要捡起落下的小红果,煮滚后过滤并加糖调味,就是难得的新加坡“季节限定”美味。

户外觅食 新加坡百种可食用植物

罗比梅果树种在走道旁,一抵达公园,Kristine和女儿就开始在树下捡果子,而那名新加坡小朋友一直站在走道上,不愿走近果树。

小朋友说:“树下好脏。”

她眼中的“脏”,原来是泥土还有她害怕的黑蚂蚁。

Kristine不想强迫她尝试,但小朋友眼看两人乐在其中,终于决定参与。她蹲下,伸出手,在触手能及的范围内尽量收集果子,双脚始终没离开走道,一步也没接近泥土或蚂蚁。

回家的路上,小朋友问Kristine:“你为什么要自己收集果子?”

Kristine脑海闪过好多答案:因为新鲜、健康、好玩、免费……还没解释,小朋友又问:“直接上超市买不就好了?”

Kristine说:“她的问题让我相当沮丧。我开始问自己:如果大家都这么想,那这个企划是否值得做下去?”

所幸的是,“罗比梅果酱”事件后不久发生另一件事,让她恢复信心。

当时,Kristine的大女儿提出自己的生日聚餐想和朋友一起到户外觅食,Kristine便策划了一场“福康宁公园寻宝比赛”,让小朋友分组比赛,按照她分的“寻宝地图”,在福康宁公园找寻数种可食用植物。大家玩得不亦乐乎,没有任何小朋友投诉泥土肮脏,反而是家长说户外太热了,提议下次聚餐还是选有冷气的地方比较理想。

Kristine说:“这个聚餐让我明白,小朋友绝对可以喜欢上户外觅食,关键是在什么场合,以及我们怎么介绍这个活动。”

让新加坡人熟悉新加坡口味

成年后再尝试认识新加坡植物,感觉截然不同。

成长过程中从未试过户外觅食的蔡志辉一直把果酱联想为草莓果酱,第一次吃罗比梅果酱时就认为口味像外国食品。明明是新加坡生长的罗比梅果,因为没有吃过,反倒陌生起来。

Kristine说:“很多新加坡年轻人从未捡起土地上任何东西来吃,对他们来说,外国的口味反而熟悉,真正属于新加坡的味道,吃起来反而觉得陌生。”

可食用与装饰植物的取舍

三位艺术家问了许多新加坡青年在家里最常吃的水果,结果最普遍的答案是葡萄、草莓和蓝莓,几乎没有热带水果。

蔡志辉说:“或许是我们都习惯了西方文化,像我喜欢烹饪,但最常煮的是法国菜。我虽然也喜欢新加坡料理,但却因为不懂得做法,反而少做。长期来说,我们都会失去自身的一部分。”

不过,自从开始GastroGeography企划,他已经开始改变。过去走在街道上,他根本不会留意身边的草木,现在不但会留意,还能认出植物品种。

他说:“希望新加坡人会改变他们对这个城市的印象,重新享用新加坡食材。”

认识新加坡可食用植物是第一步,下一步是种植并珍惜新加坡天然食材。

Kristine说:“全球多个大都市之中,新加坡或许是唯一单在市区就有这么多可食用植物的地方。这里的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无比丰富,我们必须保护这些植物。每次建造一座公寓,就削弱了该区的生物多样性,因为公寓内外只种植装饰植物。可食用植物会吸引昆虫,果实掉了会腐烂,管理处大多认为太‘脏乱’,所以不会考虑栽种。”

装饰植物和可食用植物之间要如何取舍?暂且不论岛国寸土如金,种植可食用植物面对的最大障碍,或许就是可食用植物的形象“问题”。

Kristine移居新加坡初期就有切身经历。她当时租了第10邮区的房子,在院子种了香蕉,结果不久就收到投诉。房东太太说香蕉看起来很cheap,言下之意是有损形象。Kristine这才留意到,整条街这么多栋房子,家家户户种的都是装饰植物。

她说:“可食用植物象征丰裕和收成,而且外形漂亮,种了又可以吃到新鲜又便宜的有机果菜,何乐不为?”

社会变得富裕,是否失去了更珍贵的东西?长辈们懂得善用眼前的天然资源,即便经济条件不佳,还是凭心思和巧思把这么多新加坡植物做成美味料理。如今,我们可以轻易买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食材,却忽略了眼前的珍宝,甚至弃之如敝屣。

蔡志辉说:“经过50多年的迅速发展,或许是时候停下来,深呼吸,想想到底‘新加坡’是什么,所谓‘新加坡人’的意义又是什么?”

接触土地才能生根 

GastroGeography的成功让更多人开始认识新加坡的可食用植物,Mamakan上周六在新加坡美术馆办的“新加坡植物品尝会”供不应求,有些公众也请Mamakan为他们策划以新加坡可食用植物为主题的宴席。

Kristine说:“世界各地的山珍海味唾手可得,现在最奢华的反而是我们一知半解的新加坡植物。其实,这些都是在组屋邻里就能找得到的植物,却因为我们缺乏认识而变成奢侈品。”

她认为:在这个科技主导的时代,城市人有一半的生活是在虚拟的网上世界,归属感越来越飘渺。

Kristine说:“我们必须接触这片土地,才能落地生根。如果从未吃过这片土地孕育的花草果叶,那要怎么生根,如何感觉到这是自己的家呢?”

所以Mamakan希望:大家不仅是参与GastroGeography的导览和品尝会,更重要的是认识并珍惜眼前的可食用植物。

或许并非每个人都能把新加坡可食用植物融入日常饮食,但如果可以,请至少捡起一片落叶或落花,或亲手埋下种子,用双手和五官记住这个岛国花园的美丽。


关键词:新加坡,可食用植物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评论